家属是最好的照护者爱与包容支撑中风者活下去

2020-07-03
960 评论
813 人参与
家属是最好的照护者爱与包容支撑中风者活下去(八打灵再也讯)6年前的一个晚上,杨金发突然脑中风,儘管逃过鬼门关,却在一夜之间丧失所有能力。与他结缡42年的太太莉莉碧利丝(Lily Peris,63岁)对他不离不弃,在爱与关怀的灌溉下,他重新站起来,朝康复路上前进。 杨金发曾经在大马规格及工业研究有限公司(SIRIM)任职,个性老实忠直的他后来离开原来的工作出来创业却被骗,于是只能断断续续做些散工,其来自斯里兰卡的妻子莉莉则在学校食堂担任清洁工人。2010年7月世界杯开踢的那段日子,杨金发常常和友人观赏球赛。有一晚,还在工作的他突然致电在家中的太太,告知自己不舒服,太太赶紧打电话给在工作地点附近的儿子,并叮嘱孩子去看看。无法自理 口齿不清莉莉说,当孩子见到其父亲时,发现他走路好像醉汉,赶紧送他到附近的诊疗所。医生证实他脑中风,于是再转送到医院去。当时的杨金发站不稳,也无法说话,更一度认不得家人,在医院时还出现尿失禁的情况。经过一轮检查,医生让他留院十多天。“医生当时说他们什幺也做不到,只要他能度过这十多天,他便可以回家。”儘管熬过了这段惊险的时间,杨金发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,他不只完全失去自理能力,更无法进食,就连说话也口齿不清。他只能依靠插喉来摄取食物的营养,在生活上,则需要完全依赖莉莉的照顾。因此莉莉只好把工作辞了,全心照顾他。【Profile】姓名:杨金发年龄:71岁 病症:左脑中风治疗:物理治疗及针灸感想:请给中风倖存者很多的爱和耐心,因为他们也不想这样。曾害怕无法胜任照顾病人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经济能力许可的或许还能请专业看护帮忙和分担,但是大部分时候,家属,尤其是另一半才是最主要和可靠的照护者。脑中风前,杨金发与莉莉相依为命,唯一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,和太太育有两名孩子。杨金发生病后,莉莉必须独自面对和承担照顾起另一半的责任。对于照顾一个完全无法自理的成人,莉莉并非没有忧虑过,害怕自己无法胜任,也担心照顾得不好而让先生的病情加重。首4个月在学习中摸索“他连坐都没办法好好坐着,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,我费尽力气满身大汗都扶不起他,更甭说扶他上床睡觉了。”于是,在杨金发脑中风后的首四个月,她让他住进疗养院里,每天都去疗养院看他,并接他到马来西亚国家中风协会(NASAM)进行物理治疗。当先生进行物理治疗时,她也积极地在那里学习怎样照顾脑中风病人。4个月后,她开始了独自照护先生的日子至今。 怕出意外 不敢离先生太远在照护杨金发的日子里,莉莉慢慢地在学习,也因为杨金发的语言能力受影响,无法好好说话,让她必须重新学习和先生沟通,并在他没办法把话说清的情况下了解他的需求。她也曾经面对一些突发状况,曾有一次先生因为吞嚥困难而面容发白嘴唇发紫,让她吓个半死。“后来才知道他是食物难吞嚥才会这样,我需要做的就是大力拍打他的背后帮助他。”也因为这样,莉莉一直都不敢离开先生太远,就连外出买东西也不能,留下先生独个儿让她极不放心,担心会有意外发生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加上在NASAM和其他病人家属交流,现在的她在照护先生方面也算得心应手,而杨金发在经过这些年来的疗程,病况也有起色,更能拄拐杖慢慢步行。不良饮食习惯所致莉莉指出,先生一直以来的身体健康不理想,免疫力不好,有高血压、高胆固醇的疾病纪录,甚至演变到后来的脑中风,相信是因为不良饮食习惯导致。杨金发在脑中风前和友人合作,从事橱柜安装工作。他的睡眠很少,嗜吃煎炒食物如印度煎饼及炒粿条,也很爱吃美乃滋。她曾经多次要他注意饮食,但他都当耳边风,直到脑中风发生。“现在我会控制他的饮食,这些食物都不能再吃了。”交流打气 复健路不孤单面对先生脑中风,莉莉一度不知所措,加上医生的说辞,顿时让她陷入绝望里。当时医生告诉她,他们什幺也做不了,眼看先生丧失了所有能力,她却求助无门,让她非常心痛难过。“还好在朋友的介绍下我们来到NASAM,我们在这裏才看到希望。”杨金发是在脑中风出院后,就到协会接受物理治疗。他们积极参与协会里的活动和疗程,慢慢融入这个社群,互相交流,彼此打气,在复健路上不孤单。他们也从NASAM获悉政府有提供残障人士津贴并提出申请,减轻经济上的负担。妻入院动手术 夫暂送疗养院在先生脑中风后,莉莉全心全意照顾他,随?年纪渐长,她本身的健康也出现状况。莉莉在早年曾因子宫问题动手术,杨金发脑中风3年后,她患上甲状腺机能亢进,在用药一段时间病情却没有起色的情况下,她只好入院动手术并住院4天,而先生的饮食起居是她入院前最担心的事。孩子有自己的家庭,媳妇需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,她唯有让先生暂时入住疗养院。天天追问 担心被遗弃虽说在疗养院,但是她依然无法完全放心,因此托了友人每天给先生送食物、饮料、报纸等日常用品。没有见到妻子的杨金发,天天都询问给他送物品的友人,妻子什幺时候才会来接他回家。“虽然我有告诉他这只是暂时性,但他还是担心我不要再照顾他,把他遗弃在那里了。”误信庸医 被骗大笔积蓄为了让先生康复,只要听说哪里有不错或能帮得上忙的医生,莉莉都会不惜任何代价带先生去求诊。很不幸,他们曾经因此而受骗。在杨金发坐轮椅的那两年,他们听说有一位医生能帮助他站起来,于是抱?希望去求诊。每一次的费用是500令吉,每两天就得去一次,这样长达三个月的时间,他们才发现那名医生根本帮不上忙。但是,这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耗掉他们大笔的储蓄,让莉莉无奈叹息。爱与包容 支撑患者活下去身为杨金发的主要照护者,莉莉过去在照顾先生时面对不少挫折,也从中学习不少。她认为,对待脑中风病人,家属需要给予很多的爱、包容和耐心。当然,在照顾先生的生活起居时,莉莉也会有力不从心和感觉疲惫的时候。“但我们是他的家人,难道丢下他不管吗?再生气再没耐性也好,也要知道和记得,他其实也不想这样。”她说,家人的爱能够支持病人,“我能做的,就是给他更多的爱,去照顾他帮助他。”脑受损 不受控制哭笑随着脑中风程度的轻重,病患的行动力、语言能力等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,病人常常会出现一些难以控制的行为,而杨金发的情况是,不受控制地哭泣。“开始不知道的时候,我也很难接受他无端端地哭,是也哭,不是也哭,话又说不清楚,我也不知道可以做什幺,我本身也很难受,看他这样我更难过了。”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,她只得暂时走开,让自己喘口气后再回来处理。医生开药解决问题她曾让杨金发接受心理治疗,发现他常哭泣并非因为情绪问题,是脑中风带来的伤害和后遗症。她指出,在NASAM也有些病人不受控制地笑,情况其实和杨金发雷同。过去几年求诊都无法解决杨金发哭泣的问题,直到今年他们见了一名医生开了处方才把这个问题解决。妻:希望他先走一步莉莉深明先生的生活不能没有她,眼见自己年纪渐长,莉莉明白到死亡最终会到来,更坦言希望老天能先把先生带走。“如果我们之间有一人要先走,我希望是他先走。如果我先行一步,留下他的话该怎幺办?”言语间流露出对先生没有她的生活的担心和忧虑,更可以感受到她对先生的爱,因此不希望先生在没有她的日子,独自留在人世间受苦。她指出,另一半脑中风的人,一般都会有这样的想法,因为他们知道,脑中风病患是多幺依赖和需要身边人的照料才能生存下去。/良医:包素菡.2016.11.30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